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hyhjx梦雪斋

随意展开,随意阅读

 
 
 

日志

 
 

上海话中的“吃”  

2010-04-01 18:46:31|  分类: 梦雪斋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上海话中的“吃”字的语义非常丰富。就饮食方面,容括了“吃”、“喝”、“吸”,凡把可食用之物放入嘴巴的动作都叫“吃”:

吃饭、吃饼干、吃药、吃菜,

吃汤、吃水、吃咖啡、吃饮料,

吃香烟、吃鸦片。

与此同时,不能吃的东西也用上了“吃”。

被别人打耳光叫“吃耳光”。由此可根据打的工具随意组成“吃拳头”、“吃砖头”、“吃家生(各种器具或工具)”等,中间还可根据需要加入限定词。如:

请侬(你)吃俩记(几下)拳头。

吃了一顿碎砖头以后豪 稍(赶紧)逃。

侬(你)再敢来请侬吃铁家生。

此时的“吃”是“遭受”、“承受”的意思。这类固定搭配有:

吃批评、吃生活(挨打)、吃闷棍(吃了苦头说不出)、吃赔帐(承担赔偿责任)、吃轧头(受责备)、吃三夹板(受到双方指责)、吃红牌(受到红牌警告或喻受到严重警告)。

还有些吃的东西真的会吓人一跳。遇到火车挡道叫“吃火车”,十字路口遇红灯叫“吃红灯”,坐牢叫“吃官司”,其实这儿“吃”有“遭遇”的意思。

“我不吃  (这)一套”,“这批货我吃下来了”,句中“吃”表示“忍受”、“接受”。这样组成的固定词有:

吃瘪(忍受失败)、吃进(接受下来或忍受下来)、吃亏 、吃价(坚强)、吃力(累)。

还有“我要吃吃伊(他)”,“吃”表示“刁难”。

“伊拉(他们)头头(领导)老(非常)吃伊(他)个(的)”,“吃”表示“器重”、“佩服”。

“吃不消”、“吃没”(吞没)、“吃下脚”(偷窃露天堆放的货物)这些词中的“吃”都有“吞并”的意思。

在长期的约定俗成后,形成大量的比喻用法。如“吃……饭”可比喻从事某一职业。“吃教书饭”就是教书的,“吃经济饭”就是从事经济工作的,“吃推销饭”就是做推销的。这种用法的固定搭配有:

吃闲饭(白吃饭不干活)、吃  饭(义同“吃闲饭”)、吃白相饭(无正当职业以敲诈拐骗为生的人)。

另外还有许多固定的比喻用法,如:

吃酸(喻心里难过或为难)、吃大菜(喻受训斥)、吃豆腐(喻调戏妇女或开玩笑)、吃火腿(喻被踢一脚)、吃罗卜干(喻用手指关节打)、吃老米饭(喻失业)、吃夹生饭(喻态度生硬)、吃辣火酱(喻受惩罚)、吃空心汤团(喻空欢喜)。

“吃”在上海话中是一个极其活跃的语素,它属于基本词汇的常用词范畴之内。一百多年来上海一直是全中国的食文化乃至世界的食文化的交汇之地,不难理解“吃”字的使用频率大大提高 ,大量以“吃”构成的词的广泛运用正是食文化沉淀的在语言文字上的丰富表现。在“吃”构成的词中可以很容易找到时代变迁留下的痕迹,如“吃红灯”、“吃红牌”、“吃火车”都是随着红绿灯、红牌、火车等现代事物而出现的。改革开放后,随着上海经济高速发展,她已成为世界各地人士汇聚的城市,原籍上海的人的比例相对缩小,普通话越来越频繁地成为人们的交际语言,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吃”构成的词立刻进入了上海地区人们使用的上海式普通话中。同时一些内容老化的词,如“吃大菜”、“吃老米饭”等也随着使用人群的减少使用频率,最终必然消亡。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2)
|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